作答者
  全國人大代表、預防癌症廣東省發改委主任 李春洪
  全國人大代表、佛山mSATA市市長 劉悅倫
  全國人大代表、廣東mSATA昭信集團董事長 梁鳳儀
  3月6日,在參加廣東代表團審議時,習近平總書記特別強調要求廣東“加快轉變政府職能,協同推進各領域改革”。而就在去年12月,具備破冰意義的廣東省首份“負面清單”在佛山市南海區誕生,成為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的重要事件。以轉變政府職能為契機,廣東省“負面清單”管理制度改革工作應如何繼續深化推進?“放”與“管”兩個輪子如何都做圓?昨日,記者採訪買屋了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發改委主任李春洪,全國人大代表、佛山市市長劉悅倫以及全國人大代表、廣東昭信集團董事長梁鳳儀三人,從省、市政府和市場等多個角度,共同作答轉變政府職能的問題。
  “負面清單”usb讓政府市場歸好位
  南方日報:“負面清單”管理體制改革,將會帶來怎樣的變化?
  劉悅倫:佛山作為一個普通的地級市,依靠改革贏得發展,而且改革是“向下看”的。佛山一直鼓勵民營企業進入特許經營領域和公共設施建設領域,“負面清單”管理制度改革,正是為市場要資源、向民間要活力。這樣的一些改革,將使佛山能夠更好地集聚社會資源和民間資源。
  梁鳳儀:南海區出台的“負面清單”屬於投資準入管理範疇,即政府以清單方式明確列出禁止和限制企業投資經營的行業、領域、項目等。“負面清單”相當於投資領域的“禁限名單”。“負面清單”的出台,將起到引導產業發展的重要作用。
  對於非公有經濟,這項改革是一大激勵。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指明“清單之外,政府一律不准伸手”。這充分說明,經濟體制改革的核心問題仍然是處理好政府和市場關係,改革的目的在於讓政府與市場都歸好位。這樣的轉變,最大意義在於提升市場公平環境,讓企業投資可少走彎路,更好釋放企業發展空間。
  李春洪:要想推動企業的轉型升級,首先需要推動政府轉型升級。政府轉型升級的第一步是要放寬對企業項目的審批,把權力放給企業,放給市場。
  “抽屜下”的審批,難顯公平公正,並導致權力尋租、腐敗滋生。若不壯士斷腕,將權力關進籠子里,從審批型政府向服務型政府的轉變,就只能落為空話。
  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強調,“進一步簡政放權,這是政府的自我革命。” “負面清單”,給政府之手做了限定,從“辦事托關係”到“辦事找政策”、“依程序”。政府與市場釐清關係,政府職能逐步由“審批”轉向“服務”,有利於建立公平開放的社會市場、建設服務型政府,更有利於加快建立“廉潔政府”。
  將啟動制訂另兩份清單
  南方日報:對“負面清單”管理制度改革的進一步落實,你有什麼建議?
  梁鳳儀:“負面清單”管理制度改革一定要建立長效機制,不要“面子”工程,不能“一陣風”熱度。改革必須做細做實,拳拳落地,特別是政府如何放,市場如何接,一定要全面設計規劃好,整個系統完善運轉起來,才可以提高效率。
  劉悅倫:改革在政府各項工作中居於第一要位,這一改革還將繼續深化。依照“法無禁止即可行”原則,推進“負面清單”管理制度,使改革經濟發展的牽引力由政府主導變為市場主導。今後這一制度有望推廣到全市,進一步降低準入門檻,繼續為市場鬆綁,實現由市場之手對資源配置起決定性作用。
  李春洪:作為努力建立公平開放透明市場規則的一部分,廣東省還將繼續推進“負面清單”管理方式試點。今年將啟動制訂省級政府投資管理辦法,其中備受社會關註的企業投資準入“負面清單”也將可能在今年6月出爐。另外還將啟動制訂兩份清單——審批事項標準化清單、事中事後監管清單。三個清單(簡稱“三單”)一律向社會公開,清晰界定政府和企業的行為邊界。
  政府簡政放權不能“一放了之”
  南方日報:在政府向服務型轉型的大背景下,行政審批權改革力度和深度發生了質的變化。按照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說法,這次改革不是“一放了之”。那麼,如何按“放”和“管”兩個輪子都要圓的原則來推進改革?
  劉悅倫:南海區的實踐是將“三單”管理納入對各職能局的績效考評,各部門各司其責對“三單”進行梳理、審核和上報,行政服務中心負責提供網絡平臺公佈和考核,特別定位紀委監察部門為裁判員,對“三單”管理工作情況與效果進行全程網上監控。
  李春洪:監管清單則是明確相關部門的監管責任、監管範圍、監管內容和監管程序,加強對清單內事項監管。這是最難的地方。政府與企業始終是一對矛盾,監管清單難度最大,涉及各部門。以試點的佛山市南海區為例,監管清單就有10多釐米厚,由於牽涉部門多,預計今年9月出爐。
  梁鳳儀:大量減少行政審批後,對政府強化事中、事後監管提出了更高要求。不僅要監管,也要實現事前、事中和事後的有效銜接。
  政府在行使職能的過程中,起到的作用是掌舵,而不是划槳,把能交給市場的交給市場和社會組織去做。但是,政府簡政放權,一定要根據中國國情。在美國,市場做不好的或者市場不能做的,才是政府要做的。但是,在中國,社會組織、第三方權威機構還未得到很好的培育,因而,政府並非可以“一放了之”。
  除由職能部門進行自我清理外,還應廣泛征求民營企業的意見,在長期接受政府管理過程中,民營企業感受最深切,他們的意見代表市場的聲音。可以大力發展行業協會等社會組織來承接管理,並引入社會第三方機構進行監管。
  遍地式、多層級探索試點
  南方日報:“負面清單”改革全面推開時機是否成熟?
  李春洪:廣東省在制訂企業投資準入“負面清單”過程中,將根據國務院頒佈的《政府核准投資項目目錄(2013年本)》、國家發展改革委頒佈的《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1年本)》、國家各部委對一些行業準入的特殊管理規定以及我省產業發展要求,明確禁止類項目和限制類項目(含國家和省有特定准入條件要求的項目)。
  同時,各地可以依據省制定的企業投資項目“負面清單”,凡國家和省列入禁止類、限制類的項目,各地不得放寬準入條件,但可以結合當地資源、環境承載力和產業發展要求,制訂本地區更為嚴格的企業投資項目“負面清單”。特別是要按照主體功能區規劃要求,在禁止開發區和生態發展區制訂更加嚴格的企業投資項目“負面清單”,使產業發展符合生態、環保等方面的要求和標準。
  梁鳳儀:到底政府的行政權限到哪裡合適,“負面清單”到底多大為合適,既把社會問題管住,又不至於綁住市場的手腳,需要大量的試點總結。以“負面清單”管理方式推動政府行政審批制度的改革,理應有遍地開花式、多層級的探索試點。
  劉悅倫:在產業政策、發展目標上,省相關部門要進行統籌,確定指導全局的發展規劃。在省產業發展規劃的全局指導下,各區域政府對於發展的路徑與模式進行研究,擬訂符合自身情況的“負面清單”。
  撰文:南方日報特派記者 吳曉芳 吳哲 攝影:南方日報特派記者 張由瓊  (原標題:省級投資準入“負面清單”或6月出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c60rcqoew 的頭像
rc60rcqoew

casio

rc60rcqoe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