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 劉可
  利用“神奇拐棍”、“改裝手機”等偷拍神器專門對女性裙底等隱私部位進行偷拍,然後賣給黃色網站,10分鐘的視頻就能獲利500至1000元。近日,朝陽警方端掉了一個專門靠偷拍女性隱私部位贏利的犯罪團夥,並對3名在逃人員發佈協查通告。
  網站現隱私照片
  據央視節目報道,受害者趙小姐是一家外企公司的高級職員。前不久,有同事告訴她,某網站刊登了一些不雅照片,照片主角和趙小姐很像。按照同事提供的網址打開一看,趙小姐大吃一驚,網站上居然還有涉及其身體私密部位的照片,應該是她逛商場試穿裙子的時候被拍的。
  照片事件給她的生活帶來了很大的打擊,上班時同事對她指指點點,男朋友因無法接受與她已形同路人,讓她壓力很大。
  央視記者還發現,該網站上還有很多女性隱私部位照片,都是在受害者沒有反應的情況下偷拍的。
  網上發帖引出偷拍團夥
  接到線索後,警方決定從偷拍設備這條線索著手調查。根據央視報道,偵查員在一些交流攝像器材的論壇註冊併發帖稱出售各種微型攝像機。很快,一個自稱冬子的人回覆要買貨,並提出要當面驗貨。
  原來,冬子是一名職業偷拍者,他有一根定做的拐棍,拐棍底部裝有高清旋轉攝像頭,拐棍把手是攝像機開關。偷拍時,只用把拐棍伸到穿裙子的女性腿部附近,通過手動遙控鏡頭方向就可以完成偷拍,神不知鬼不覺。為了驗證要買的設備的隱蔽性,冬子還帶著偵查員來到第十三屆北京車展現場,通過搭訕偷拍模特隱私部位。據他吹噓,除了車展,火車站、商場電梯等都是他下手的地方。
  令人意外的是,冬子的同伙中還有一名二十多歲的女性慧慧,她利用出入商場女試衣間的便利條件,將改裝後的手機放入試衣間,偷拍一些毫無戒心的女顧客的換衣過程。
  拍10分鐘視頻獲利1000元
  經過調查,警方發現這個偷拍團夥有18個人,有著明確的分工,冬子、慧慧等人負責偷拍,他們的上線叫黑子,負責銷售環節。每隔一段時間,團夥成員都會把自己偷拍來的視頻或者私密照片在固定的足療店統一交給黑子,黑子通過電腦把偷拍來的視頻傳送給黃色網站。
  根據裙底偷拍程度,每段偷拍視頻的價格都不同,一般只要有臉有私密的,網站都會以每十分鐘500元至1000元不等的價格和黑子進行交易,隨後再由黃色網站統一發佈更新到他們自己的網站。據黑子介紹,這些視頻買家眾多,需求量很大。
  經過相關取證,朝陽警方進行了收網行動,抓獲了犯罪團夥中的15人,並對其他3名在逃人員發佈了協查通告。
  治安管理處罰法規定,禁止偷窺偷拍他人隱私,針對偷窺、偷拍他人卧室、浴室等隱私場所,或者竊聽他人隱私的行為,治安管理處罰法規定,將處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500元以下罰款。利用計算機信息網絡、電話以及其他通訊工具傳播淫穢信息的,處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3000元以下罰款;情節較輕的,處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罰款。其中,傳播淫穢的書刊、影片、音像、圖片或者其他淫穢物品,情節嚴重的,處兩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的相關司法解釋,利用互聯網或者移動通訊終端製作、複製、出版、販賣、傳播淫穢電子信息,實際被點擊數達到兩萬次以上的,要按照傳播淫穢物品罪定罪處罰。
  延伸閱讀
  對付偷拍取證定罪都很難
  在北京一家私企工作的李女士前段時間也遇到了色狼偷拍。當天,穿著短裙的李女士乘坐公交車上班,一名男子手拿手機坐在她的身邊。突然,李女士發現售票員不停地給自己使眼色,原來,這名男子趁其不備正在用手機偷拍李女士的裙底。
  “我當時就抓著他的手,要他把手機交出來。”李女士回憶道,男子死活不給,還一個勁兒地狡辯,並趁靠站停車的機會奪路而逃。
  其實,裙底偷拍事件在各地都陸續發生過。2012年12月,廣州袁小姐在地鐵乘車時被一男子用手機偷拍,她在地鐵保安的幫助下將這名男子扭送到派出所,結果因為手機照片已被刪除,無法取證,最終不了了之。
  一方面是公眾的漠視,一方面是器材來源廣泛,無形中助長了偷拍行為。
  “這種事取證難,定罪更難。”北京華倫律師事務所律師丁海鵬表示,一般案子定罪都需要人證物證,而偷拍這種事很難得到人證,“被拍的女性大部分都不知情,除非當場抓住偷拍者,並且從偷拍器材中獲得直接證據。”其次,在刑法中與之相關的罪名只有非法經營罪和傳播淫穢物品罪,這些罪名都需要觸犯一定條件,所以絕大部分偷拍都是按照治安管理處罰法進行處罰的,與刑法定罪仍有距離。他建議,還應從器材監管方面入手,按照限制流通物定性偷拍器材,對生產、銷售環節實行嚴格的監管和可追溯,才能防止此類事件頻發。 
  來源:北京日報
(編輯:SN098)
創作者介紹

casio

rc60rcqo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