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那魯道(美國密西根大學)
  “留學生看世界”欄目一般周一見報,歡迎海外學子們踴躍投稿,欄目文章力求視角獨特、以小見大、短小精悍,洞察複雜多彩的世界,為廣大讀者奉獻一份“精神茶點”。
  投稿信箱:liuxueshengview@126.com
  在美國幾乎買不到活魚,因為將魚去皮、去骨、去刺對他們來說,都屬於挺專業的活兒。這可苦了像我這種江邊湖中泡大的孩子,沒有活魚,只能自力更生出門去釣魚。
  說到釣魚,在國內一般都老爹出馬,自己可真不會。不過據說在美國不會也沒關係;扛竿後就會發現,自己也是高手。由於美國人選擇釣魚的不多,即使釣到也會放掉或送人。而美國的魚似乎能在世代被釣的過程中學會並傳承很多技能,這樣一來,在這邊生長的魚就顯得很傻、很天真了。
  首先得去辦個釣魚證,學習一段很長很長的法律條文,什麼魚不能釣,什麼時候不能釣,多大的魚不能釣,諸如此類。越看越犯愁,愛吃魚不表示就一定能辨識魚,萬一莫名其妙釣個受保護的魚,那可不就犯法了嗎?
  好在較有名的釣魚場地都有網站,顯示這裡所有魚的形狀和習性,不放心就打印張圖帶著。或簡單一點,只關註魚汛,就是每年總有那麼些時間段,在固定的路線上,成堆成堆的魚都是同一種,只管釣就是。
  於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幾位朋友一起駕車到杜洛克公園魚汛點。昏黃的街燈將長長的木製廊橋熏出股慵懶妖媚勁兒,橋下是一個小壩。我蹲在邊上看了會兒;好家伙,放眼望去全是魚。
  朋友手把手教我怎麼操作漁竿,說先鬆手,擰那個轉盤,甩線。按他的話說,只要會操作漁竿就行,敗在他手上的魚都有上百條。就在他指著轉盤說該怎麼收線的當兒,我赫然發現:咦!怎麼轉上來一條魚。好吧,生命中第一條魚就是這麼釣到的。
  說真的,晚上釣魚還真是件挺浪漫的事兒,你會看到一群群魚在路燈下奔忙,突然一條翻著白肚皮開始仰泳,然後咻一聲飛出水面,被你裝進小袋。甚至有時運氣實在太好,鉤掛著魚背也能拉上一條。
  慢慢地,壩臺下的魚擠得有些翻不開身,幾個大個兒開始使勁兒往上蹦躂。這讓人覺得使漁竿實在是隔靴抓癢,於是趁周圍無外人,偷偷撒下網兜。事實證明,真能舀到些,當然沒想象的那麼多。關鍵問題是,因為這屬於違規行為,多少會有點兒心虛,我激動得一腳踩到了水裡。
  鞋濕了,那就打道回府唄,反正收穫多多。我突然異想天開:改天找個大漁網,站河兩邊,一網全部攔下,咔咔咔。當然,為了後面無數的魚汛時節,我還能自由地站在河邊,那個念頭只閃一下就化在初夏的晚風裡,像阿婆的笑,輕柔又舒緩。  (原標題:在美國,應該如何釣魚?)
創作者介紹

casio

rc60rcqo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